睽違6年的「蚵寮漁村小搖滾」: 這是一個沒來過,就無法感受它有多好的地方。

Photo Credit:Tom Phan

記得2022年的1月左右,我如常滑動著Facebook,主頁裡蹦出了「蚵寮漁村小搖滾」(小搖滾)的舉辦消息。內心一陣激動,我沒想到這個停辦多年並多次聽聞的音樂祭,也終於在我留台期間復辦了。

距離最近一屆的小搖滾,已經是2015年的事,當時活動的舉辦,與2016年才抵台留學的我完全錯開。記得從馬來西亞踏足台灣以後,我對台灣的獨立音樂開始有了大量的吸收,漸漸地,也以各種方式認識了這裡的音樂活動——從歌曲到樂團,後來是各類的音樂祭,而小搖滾就是其中一個,即使多次聽聞卻又不曾親身參與的場景。

時間來到2022年,隨著時隔6年的復辦消息釋出,不只是我,連網絡上也開始了一片關注與討論。

Photo Credit:Wu Henry 來源:拚 場 piànn-tiûnn

2月25日傍晚,依照這一屆的演出名單,是「前夜祭的前夜祭」的掀開序幕。我在高雄左營站下了車後,趁著天氣正好,騎著ubike前往車程45分鐘以外的蚵仔寮,成為第一批抵達的聽眾。那天晚上人數不多,演出也只有兩場,分別是拚場「piànn-tiûnn/三牲獻藝/拍謝少年」、放客兄弟。而我是衝著前者而去的。

舞台前圍繞了一群觀眾,中間站了一位舞者,兩側還有兩位「戰士」;絢麗的燈光四射,演出主題是「勻境」,有出巡、繞境的意思,內容則結合了歷史意義與現代科技。

演出的舞台就設立在海港,四周圍繞著海水,不時會經過一艘艘的漁船……實在很難想像,會有誰在這樣的地方真的做出了一場音樂活動。不靠政府補助、不靠大財團的資助,而且,它還是免費的。

Photo Credit:Tom Phan

若對台灣地理不熟悉,必會對「蚵仔寮小搖滾」的名字印象深刻。實際上,蚵仔寮是高雄梓官區的一個小漁港,也正是音樂祭的主辦地點。當我翻看過往的活動照片,會發現它經常與當地的漁港文化做出緊密的連結,像是第一屆的活動時,舞台就搬到了漁船上進行。

「蚵仔寮海岸線,在氣候與洋流因素下不斷流失,不斷流失的海砂,就像蚵寮漁村不斷外移的人口。」這段文案,摘自小搖滾的官方Facebook,然而也清楚道出小搖滾在最一開始的舉辦契機,同時也說明,小搖滾離不開漁港的原因。而他們也不可能想要離開。

Photo Credit:Tom Phan

2月26日的演出第二天,我再次回到了蚵仔寮。相較於前一晚,這一天的人數多出了好幾倍。除此以外,跟前一晚最大的不同是頭頂上的太陽,尤其剛離開下了好幾個星期雨的台北,一時之間的熱情還需要適應。

海風不斷吹拂,伴隨著三五好友的嬉鬧聲,在舞台上,也沒有過多約束的安排。

四處可見一早就喝得臉頰透紅的聽眾,這大概是我參與過,最自在、最放得開的一次音樂盛會。

在活動入口處,有志工們非常熱情的招呼,大概也應驗了「越道地就越有人情味」的不成文說法。接著入場後,一串帳篷將紀錄片《蚵子寮漁村紀事》裡的內容實體化展覽,讓民眾對這個音樂祭有更深一步的認識。小搖滾也安排了50家在地攤商,在隔著沙灘的路上擺設市集,將現場的熱情氣氛與周遭環境融合一體。

Photo Credit:Tom Phan
Photo Credit:Tom Phan

算不上一般認知上的旅遊區,蚵仔寮就是普通不過的漁港。也正因為如此,它總是散發著最純正的台灣風景。早在2012年開始,有一批熱愛這塊土地的居民,主動推動了一場結合在地文化與民主精神的音樂祭,期盼青年的返鄉投入之餘,也吸引民眾深入認識這個漁村。而根據團隊的說法,這一切的初衷僅是因為「好玩」。於是2012一年,第一屆的小搖滾成功舉辦。

單是第一屆,就引起了眾多音樂愛好者們的關注。演出名單上,麵包車樂團、巴奈等極具影響力的音樂人都熱情參與。

爾後舉辦的第二屆、第三屆,演出陣容也隨之多元豐富,像是林生祥、拍謝少年等音樂人,都站上這個漁港邊的舞台,歌頌著台灣的多元、包容、民主與自由。如今來到2022年,小搖滾時隔6年的第四屆舉辦,這些音樂人,也當然不會錯過小搖滾舞台。

從2月25日到2月28日,一連4天,共計33組音樂人組合,小搖滾延續以民謠與搖滾樂為主軸,除了上述提及以外,演出陣容還出現了百合花、農村武裝青年、陳明章、血肉果汁機、阿飛西雅、薄荷葉……等名字,在陣容的宣布之時,就引起了不少樂迷們的關注。儘管樂類豐富,但仍可見「台灣價值」是選團的唯一標準。一如既往的重量級陣容,到底是誰掌管了選團的任務,也實在讓人好奇。

Photo Credit:Tom Phan

此時,在台灣四處都辦起來音樂祭,許多演出陣容都無太大新意(小聲地說),反倒是小搖滾,多年來形塑了獨特的音樂美學。

除了「前夜祭的前夜祭」那晚震撼的音樂視覺呈現;第二天,可以看到「郭達年與香港遊唱部落」唱著香港與台灣,更關懷著世界和平;第三天的「陳明章音樂」讓人見證這位在90年代,掀起台灣音樂轉變的傳奇魅力,還吸引了高雄市長到場支持;第三天的「才能有限公司」唱著台灣最接近海岸的景色,用完整的編製營造了愜意的歡樂……

除此以外,三天的演出都由當地的學生團隊掀開序幕,在空曠的海邊,唱出純潔的歌聲,又是另一個在地結合的最佳例證。

Photo Credit:Tom Phan

一連4天,混合著魚、蚵腥味的海風氣味,都在越接近蚵仔寮的路上越來越濃。我從都市前往漁港的路上,不斷被刺激著味覺,也提醒我這一場音樂祭的不平凡。手捧著飲料,我站在大太陽底下的舞台前,看著每一場演出,唱著獨一無二的聲響,用音樂歌頌著最獨立的台灣精神。

很慶幸自己終於遇上這樣一場音樂祭。唯一要抱怨的或是遍地的河洛語,如果有即時字幕就好了。在這個離開市區45分鐘的漁港,大概會是我留台5年來,經歷過最難忘的一場音樂祭,也期望接下來,這場免費的一場音樂祭能夠繼續辦下去。

一句話形容小搖滾,大概就是「這是一個沒來過,就無法感受它有多好的地方。」

Photo Credit:Tom Phan
Photo Credit:Tom Phan

音樂祭結束後,我還會不時在Facebook上關注小搖滾的粉專更新,貼文中偶爾幽默的字句,也總是流露著當地大哥們的爽快性情。也看到這次以「青山在co.」上台演出的巴奈,在留言底下寫著:「謝謝蚵寮鄉親你們真的影響了很多人,真的很沒人(迷人),很美的故鄉,很美的季節,很美的人們。」像是寫好的歌詞似的,也道出音樂人本身,對這場音樂祭的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