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麵樂隊《到底》

“是台語?還是客語?但這……可能嗎?”我先是在聽那首連歌名都不知道該如何理解的主打歌<到底到了底到底>。

“是法文吧?”友人中意爵士,<很多人講Merry Christmas>是他那杯茶。雖然語言認證失敗,但人已經搖首擺腦,腳尖在皮鞋下緩慢打起拍子。

“客家話啦!”播到第八首<以為>,我聽出“日頭下山囉/ 月光出來咧”這幾個經常在客家童謠中出現的詞彙,才確信自己最初的判斷沒錯。然而,我始終懷疑如此流行的旋律怎麼可能搭上鄉土味濃郁的鄉音,整體聽起來卻絲毫不違和。

語言作為定位

對海外華裔,尤其馬來西亞華人來說,客語並非陌生的語言,即便到了方言式微的今天,哪怕不會說,也總能聽懂一兩句簡單的日常對話。

春麵樂隊以此為特色,在客語參雜了河洛語的使用,新鮮的曲風加上主唱賴予喬創意的演繹方式,唯美悅耳的文化衝擊和鄉愁是一下子就翻山越嶺來到面前。

照片提供:春麵樂隊官方Facebook帳戶

好的編制讓力量均發

單簧管、低音單簧管,搭配吉他和悠揚繚繞的女聲——這肯定是音樂市場上罕見的組合。專輯中大多作品皆由主唱賴予喬負責填詞作曲,和旋以及曲式架構則交給有爵士樂經驗的吉他手葉超。

整體來說,這四人組都具備古典樂造詣,但流行創作畢竟不同規模龐大、照譜演奏的管弦樂團。比起將主宰權交給指揮家,團員們以大局為重,樂器之間即互補,又恰如其分地演出自己,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能量,而非互相啃咬。

單簧管手楊蕙瑄和低音單簧管手高承胤,給多首歌賦予獨特且豐富的Groove線條,就像在<愛情37>裡營造的曖昧和浪漫,儘管風格輕柔舒緩,張力卻宛如電影配樂,留給聽眾留下遐想。

詞曲間的震撼與感染力

春麵樂隊剛成軍滿三年,經常被賦予“復興客家文化”的使命。但創作,尤其出色的創作,大多靈感自內心自然生成。回看春麵新專輯的呈現,總的來說是輕鬆風趣,即使那兩首經改編的客家傳統小調和客家山歌也都掙脫了古典樂束縛。

“彩色/ 目睡狂/ 我是鹿螞/ 我是小蜈蚣蟲/ 記憶沒變/ 我思念你……粉紅色/ 忍耐/ 煙腸樹/ 還是三文魚/ 時間看起來就像新的種子立冬……要去哪/ 何人變仙/ 怎麼做才好”——這是新歌<爬山>的歌詞,聽來抽象古怪,但整體氛圍通而不俗,前衛之餘還保有“童趣”這特性,實屬難得。

方言式微是文化缺口之一。當我的鄉音隨阿嫲仙遊而煙消雲散的時候,自己還可以從春麵的歌曲中找到記憶溫度,那是件幸福的事。

過去,四位團員都有改編客家經典歌曲的經驗,分別也曾獲得“最佳客語歌手獎”與“最佳客語專輯獎”,甚至“最佳跨界或世界音樂單曲獎”等殊榮。這些經歷成就了這團人將語言作為使力點,在流行與古典之間找到兼容並蓄的出路,張臂迎接像我這般對鄉音有情意結且為數不小的一群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