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隻鳥是真的?如何在空間吟唱出漩渦——deca joins專訪

插畫 | 農夫

曾聽一個朋友這麼形容 deca joins 的音樂:就像陷入一個漩渦一樣,聽了就會一直陷在裡面。當我聽到「漩渦」這個形容時,似乎終於找到了一個最貼切的詞彙,可以回應我在聽 deca joins 音樂時的感受。

但,這個「漩渦」真的存在嗎?

在訪談中提及這件事,主唱敬儒直言,樂團確實企圖在作品中帶出這樣的聽覺狀態,「deca joins 的作品大多呈現的是比較私人的情感。其中體現得比較具象的就是〈臥室〉,裡面的音效直接透露了這種感覺。」

聽完敬儒的解釋,我的疑惑某程度得到了解答。湊巧的是,當天剛好也是〈臥室〉的 MV 發布日。訪談結束後,我點開〈臥室〉MV,在循環播放之中不斷注視著畫面裡散發的孤獨感。我不禁思考,這個「漩渦」到底從何而來?

Deca joins 是 2013 年發跡於台北藝術大學,從「FUBAR」到「灰矮星」,最後以「deca joins」這個名字立足台灣獨立音樂界。團名由 decadent(頹廢)與 joins(連結點)這兩個英文詞混搭而成。

作為「頹廢的複合體」,隨著時空的淬煉,樂團也經歷了成員的更迭。

如今的 deca joins,以主唱兼吉他手鄭敬儒、吉他手楊尚樺、貝斯手謝俊彥、以及鼓手大爆(陸浩釗)為固定團員。這樣的樂團形式,在近幾年的磨合中也逐漸摸索出一套獨有的默契。

樂團至今以 deca joins 的名字完成了兩張專輯,分別是《浴室》(2017),以及入圍了第32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的《鳥鳥鳥》(2020)。在這之間,他們也推出了EP《Go Slow》(2018)以及《3 songs(live)》(2020)。從樂團的穩定產量當中,可輕易地感受到他們把音樂當作傾注「頹廢」精神的載體,將之作為樂團與聽眾之間的連結。

 

尤其過去一年,deca joins 的成員跨出了樂團,與更多音樂人合作,其中包括受到 Hebe 田馥甄邀歌、也在嘻哈女歌手陳嫻靜的作品中出現;主唱敬儒更以個人身分為淺堤(Shallow Levée)和 LINION 的作品〈Cocoon〉獻聲,表現出樂團更多面向的 “連結點”。

deca joins 無論是在音樂創作或是樂團形象上,都習慣保留一個有機的空間、讓更多不同的可能性從中發生。尤其談及樂團在 2020 年末推出的《鳥鳥鳥》最新專輯時,團員們更展現了這樣的創作特性。

從〈浴室〉、〈臥室〉,再到創作過程最掙扎的〈b1〉,deca joins 被樂迷戲稱是「準備蓋一棟房子」。

 

《鳥鳥鳥》:虛幻與現實的交錯

《鳥鳥鳥》的專輯封面抽象感強烈,延續上一張作品《3 songs(live)》,同樣取用主唱鄭敬儒的個人畫作。

針對專輯和專場分別使用了《鳥鳥鳥》和《鳥與倒影》兩個不同的名字,敬儒說,這樣的決定,乃因兩者之間有著疊合的元素:「專場比較像是對專輯的完整概念,或是隱藏設計的揭露。某一部分是疊合,但又不完全相同,因此產生了倒影。」

他接著補充,《鳥鳥鳥》雖然在乍看之下是三隻鳥,不過這之間其實只有一隻是真的——deca joins 用了一個隱晦的方式,在音樂中埋了一個線索,回音、鏡像、回文、夢境、虛幻與現實的交錯。

儘管專輯創作看似層次錯亂,《鳥鳥鳥》的出發點其實相當明確。2020 年新冠疫情初爆發時,面對社會緊張的風氣,尚樺在某次與敬儒散步的談話中,衍生了要述說一些獨處故事的念頭。

於是,他開始和團員一起執行發想擴散,不會完全去確定架構,保留一些空間去發揮,會有更多的有機的可能性存在。對於專輯的創作動機,尚樺依然記憶猶新。

 

圖片來源:Airhead Record

《鳥鳥鳥》專輯封面。到底哪一隻鳥是真的,哪一隻是倒影?

將《鳥鳥鳥》專輯裡的曲目一字攤開,把所有歌名串連起來,乍看之下它可以是一段說得通的詩句,若解釋成一個極短篇小說也同樣成立。從 Intro 到 Outro,再加上不同歌曲中重複出現的元素,專輯中更是表現了緊密的結構。歌詞中黑暗詭橘的畫面,也間接地勾勒出專輯的調性。

相較 deca joins 過往在《浴室》和《Go Slow》中標誌性的頹鬱曲風,deca joins 的音樂性在《鳥鳥鳥》中則有所突破,編曲上也有更多元的嘗試。談到這些變化,團員們相當有默契地給出了 “標準答案”,提到〈B1〉這首歌就是創作過程最為掙扎的一首。〈B1〉除了是專輯中第一首推出 MV 的歌曲,同時也是專輯中打磨最久,最精心雕刻的作品,間奏的電吉他破音 solo 吶喊出 deca joins 以往不曾有過的聲音。

無論在音樂上,或曲目之間的起承轉合,每個人在《鳥鳥鳥》當中都扮演著自己的獨特角色。鼓手大爆就說明,他如何在專輯裡精心設計爵士鼓的部分:「前面提到《鳥與倒影》的重疊元素,而我在鼓聲上,也特意採用了相同的過門和節奏,嘗試讓聽覺重複性更高。

因此,不管歌曲拉到哪裡,都不容易知道到底聽到了哪裡。

大爆透過重疊的細心編排,營造了 “倒影”。

從《浴室》到《鳥鳥鳥》,deca joins 如何在音樂中呈現虛幻與現實的交錯。(圖片來源:deca joins)

從萌生專輯的創作動機,到完成專場巡演,《鳥鳥鳥》的生命橫跨了整個疫情的肆虐,並且持續延伸。

那麼,樂團在面對疫情的波及之後,創作習慣是否有所改變?對此,敬儒提及了〈B1〉的創作意圖,表示在這首歌當中「有意識地設計得不太過美滿」,同時延續了尚樺的創作觀念:留著一些有機的、比較有生命力的空間上,做人性化的表達。

面對疫情的隔離,現在的創作都保留一些懸宕,留到見面的時候再發揮。這個方式比較適合我們。

採訪當天,同樣適逢《鳥鳥鳥》的黑膠唱片發售日。

deca joins 的專輯,一直以來都有推出黑膠的傳統。在串流平台當道的時代,他們依然相信黑膠唱片的存在別具意義。

一直都有聽黑膠,從不同載體吸收養分的俊彥形容,聆聽黑膠的過程就是在消耗唱片,「過程中會感受到這是一場合理的消費。」至於他是否也會播放deca joins的唱片?答案是:「偶爾啦,但不常。」

在另一個視窗受訪的敬儒打趣道:「捨不得消耗!」

deca joins 的東南亞想象

如今台灣音樂生態蓬勃發展,無論是樂團或作品,都日益催生出更多獨立形式的製作。這樣的發展趨勢,近來也開始在東南亞地區掀起一股熱潮。曾到馬來西亞參與「天空音樂節」的 deca joins,是否有想像過自己在大馬聽眾心中的形象?

敬儒對此相當樂觀,「deca joins 在作品中放入很多本身的情感,這些真實的、常人的情感,加上華語音樂在大馬一直都有比較高的接受度,也許可以找到私密的共鳴。」

然而,大馬與台灣無論在氣候或文化方面,都有相當程度的不同。對於樂團未來在大馬的演出可能,尚樺則希望可以到小場館,感受在地的音樂場景,「戶外的話,有椰子樹的地方吧!

他們的回答,似乎呼應了 deca joins 在歌詞中常用的「太陽」、「大海」、「春天」等各種正面元素。看來,樂團在「頹廢」當中,對光譜的另一端仍有嚮往。

安心掏空卷入聽覺的【漩渦】意象

雖然deca joins本次在疫情嚴峻下接受線上訪談,但四位團員在不同視窗的應答,都流淌著他們之間的默契。無論是敬儒與尚樺在專輯創作概念上保留懸宕的空間;大爆在鼓聲蘊藏的堆疊設計;又或是俊彥對黑膠在唱機上旋轉的浪漫追求,似乎都無形或有形地,在聽覺與視覺上形塑出不同的「漩渦」意象。

透過一首首述說孤獨的歌曲,聽眾總是可以安心地將內心掏空,隨著頹鬱的歌詞,跟著 deca joins 的音樂捲入更深,更遠的地方。我想,當初那位朋友提到的所謂「陷入一個漩渦」,說的就是這個吧!

deca joins的樂風雖然明顯流露頹鬱氣味,卻也偶爾散發朝氣,就像他們自己說過:厭世是我們心裡的一部份,但不是全部。

或許再怎麼樣也好,孤獨的生活中依然有〈快樂〉的存在。面對疫情的爆發,樂團也經歷了《鳥鳥鳥》的轉變,並且入圍了第 32 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讓他們的音樂創作得到了更大的肯定。

在地球失序的運轉下,沈浸在 deca joins 所創造的孤寂「漩渦」中,似乎才成了最沉靜的漂泊。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漩渦」?或許也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Deca joins 問答環節

Q.在你們眾多作品當中,你們會推薦第一次接觸 / 大馬的 deca joins 聽眾哪一首歌?為什麼?

敬儒:〈眼睛裡〉,「希望第一次聽到的人會感受到世界很廣大,雖然很孤單地生活在世界上,不過還是可以感到被接納。」

尚樺:〈春天游泳〉,「印象最深刻是大馬的氣候,像台灣春夏轉換的濕濕熱熱,也是這首歌創作背景的感受。」

俊彥:〈霧〉,「這首歌是所謂作品和作品之間的「中間點」,介紹太早或太新的作品都不容易帶出樂團的形象。《霧》該表現的都有表現到,比較像綜合體。」

大爆:〈浴室〉,「自己最喜歡經典,無論是藝術品或品牌,經典都不會過時。《浴室》在網上也有很多不同版本,都記錄了不同時期的我們。」

Q.對於樂團首次入圍金曲獎,有什麼意義嗎?是否有得獎的想像?

敬儒:「很感謝被肯定,一直以來都戲稱自己是「獎項絕緣體」。自己的作品一直都不是容易引起大眾的共鳴。有什麼憧憬嗎?最好給我得獎(笑),有得獎當然很開心。」

俊彥:「以前覺得這個獎項很神聖,但現在覺得還好,得失心不會太重。比較希望這個樂團可以玩下去。有得獎也比較好跟親朋好友交代,至少講點他們懂的東西,不然很難做連結。」

尚儒:「deca joins 一直以來算是很隨性的團隊,只照自己喜歡的方向去進行。起碼這次入圍,知道自己做的世界觀,並不是只有我們自己可以感受。至少覺得在音樂創作上我們沒有這麼孤單,這個對自己的鼓勵比較大。」

大爆:「獲得這些肯定,我第一個寫完得獎感言。投入音樂製作也有 16 年了,難得有這個機會可以跟幫助過的人,大聲說謝謝。」

Q.分享最近喜歡的歌曲 / 專輯:

俊彥:〈神様のいうとおりいしわたり淳治 & 砂原良徳 + やくしまるえつこ

敬儒:《OfertórioCaetano Veloso, Zeca Veloso, Tom Veloso

尚樺:〈Le Sang De Mon ProchainLa Femme。

大爆:〈Foretaste東京事変。